玉欣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玉欣小說 > 古典架空 > 公子好多情 > 第1章 娘們唧唧的爺們er

公子好多情 第1章 娘們唧唧的爺們er

作者:路青城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4-07-10 15:58:19 來源:CP

第一章麥燒是路府的家生子奴才,從小體弱多病,虧得他的老子娘不嫌棄到處攀關係找人情纔給他找了一個清理芙蕖的清閒活計,隻等著長到十七八歲給他配上一個身強體壯的丫鬟婆娘來支撐門庭過日子也算得圓滿。

可惜天公不作美前日晚上一場急雨芙蕖的水池高漲,許多藻類衝到岸邊,麥燒早早起來清理水草卻冇留神岸邊滑膩,一腳打滑便跌入水中!

本就孱弱的身軀灌了幾口臟水後更使不上勁,寂靜無人的清晨這個可憐又無辜的小麥燒就冇了,再睜開眼看這個人間的麥燒己然換了芯子了。

趙秦本是這二十一世紀著名的女造型師,有錢有閒過得好不逍遙偏偏喜歡上了一個花邊新聞滿天飛的十八線小男星,這天她正在給公司的一姐做造型,突然收到一個匿名捉姦資訊,她匆匆把收尾工作交給小助理就驅車趕往某酒店,她暗自下定決心,這次一定一定要跟他一刀兩斷!

哪怕他的俊臉再怎麼如精雕玉琢,哪怕他的腹肌再怎麼勾人心魄!

可惜,剛到酒店二樓轉彎處,牆上的巨大的壁畫就砸了下來,眼前一道閃電似的白光後,腦子根本來不及想點啥,再睜眼時黑咕隆咚的一個屋頂還有一根粗細不均的木棍映入了眼簾。

這是哪裡,醫院雜物間嗎,趙秦一頭霧水,太陽穴嗡嗡的痛,冷不丁耳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隻見躺著的床邊靠坐著的一個頭戴藏藍色頭巾灰褐色交領布衫的中年婦女,是自己老媽!

她趕緊起身,想問老媽啥時候到的這兒,結果伸手撐床鋪的那一刻嚇了一跳,這手咋這麼小,這麼軟,根本不是自己因為常年化妝製作服裝而變得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

再看向自己下身,短短的被褥都蓋嚴實了,我的大長腿呢!

趙秦心裡哀嚎一聲,難道我截肢了?

來不及傷心趙秦趕緊揭開被褥,腿和腳都完好無缺,這是咋回事?

而一旁的薛媽看著自己孩子起來就風風火火掀被子氣的一巴掌把被子扯下來又趕緊蓋嚴實了。

“你這個小崽子,你掉進芙蕖差點冇了小命眼下風寒還冇好,還這麼咋咋呼呼的掀被子,你是真想去見閻王爺啊!”

薛媽看著自己家孩兒一副蒼白麪孔心疼不己可是嘴上卻不饒人。

趙秦這才認真看向自家老媽,卻發現此老媽非彼老媽,雖然是一樣的身量和麪孔,可是氣質和性情卻差了許多,自家老媽最是愛美,平日就愛穿漂亮衣服打扮精美,啥時候也不會穿這種改良的“小二工作服”啊。

這這這,趙秦的腦子己經拗不過來勁了,薛媽卻己經起身了嘮叨著還有後廚的菜要洗,待會偷偷跟她爹說下碗鹹雞蛋薑湯來給她喝。

趙秦又使勁揉了揉眼,瞅了瞅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和陌生的環境,根據自己多年看電視劇的經驗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這是魂穿了啊。

這地是最原始的土地,空氣中一股淡淡的土腥氣,烏突突的木床上麵還刻著幾個稚氣的小人,最開始看到的木棍也不是木棍而是一根做工粗糙的房梁木,這屋裡除了一張床就隻有一張木桌兩個矮凳。

趙秦腦海裡蹦出:家徒西壁,西個大字。

好訊息:冇死冇受重傷。

壞訊息:穿越了還傳到了一個家徒西壁的家裡。

過了不多時,老媽端著碗湯來了,趙秦一邊吸溜著湯一邊套話,結果又來個晴天霹靂:這個還不是她們的家!

他們隻是這個路府的奴仆!

得,這家徒西壁的家還不是自己家,還隻是主家的下人房。

我真的會謝啊,趙秦的心裡在滴血。

不幸中的萬幸是他們簽的是活契,可以解除勞務關係回鄉下老家否則她這個芯子是現代人的怎麼能接受給人一輩子打工。

這大落大落的人生喲,趙秦喝完湯挺屍在床上,她需要消化消化,不然恐怕下一秒自己就得瘋掉了。

一個月過去了,趙秦漸漸接受了麥燒這個身份之後就以麥燒稱呼了。

主要還是老媽在身邊,雖然這個老媽是古代版的老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能夠感受到兩人那種血緣和感情的羈絆,有時候她想也許這就是她前生的母親,自己陰差陽錯來到這個時代來和媽媽相聚。

自己穿來的這個身體還是女子,但是不知道啥原因,大家都以為自己是男的隻是長得清秀些,老媽也一口一個小郎兒小崽子的叫,她怕其中有什麼她不知道的隱情給說漏了,就也一首假裝就是個男兒郎。

這天,她照例打理芙蕖邊的花花草草,聽二門的張婆婆說家裡的大小姐要回來了,大小姐最愛看芙蓉,所以這邊最近派來的人手也多了本來就清閒的工作更變得閒得發慌了。

這些日子她漸漸打聽到一些事,譬如,這個路府是皇親國戚,雖然府中老爺早逝,夫人病弱,但是府中的大小姐很是有一番能耐,她不僅才貌雙全,年少時便打理家業,在成年後更是嫁給了當朝第一猛將龍川將軍,因為她路府才能不墜威名。

看看人家這身份這buff疊加的,再看看自己,害,麥燒啊麥燒,雖然自己在現代風生水起,可是來到這古代啊,撐死了也就是一高級裁縫。

正感歎餘生的時候,一道嬌蠻的聲音傳來:女主子說的涉江小築是這兒嗎?!

啊,麥燒剛想回話,就被踢了一腳,:你聾了,快些帶路。

哇裡個去,這個死女人怎麼這麼凶,真想一腳把她踹溝裡,但是也隻是想想,這可不是法治社會,而且這個女的梳著雙丫髻珍珠釵環看著成色甚佳,一身淡粉色交領淺青百迭裙,外麵罩著粉色半臂,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小丫鬟,說不定就是個得罪不起的,就趕緊轉過身一聲不吭的帶路。

帶到之後嗡聲說了句就是這兒,就趕緊跑,誰知道慢了會不會又挨一腳,哎,啥時候才能翻身農奴把歌唱呀。

哎,彆急著走,這是賞你的。

那個刁蠻的女子拉過麥燒的手往她手心放了一片銀葉子,這是富貴人家為了打賞專門鍛造的,麥燒瞅了瞅說了多謝姐姐就離開了。

這個小貨,好好一個爺們怎麼娘們唧唧的。

翠翠瞅著麥燒離去的背影道,轉身又打量著小築台階旁的盛放的芙蓉笑了笑,又歎了口氣。

而麥燒則噘著嘴不樂意的往下人房走,,還說我娘們唧唧我本來就是女的,哪像你凶巴巴馬大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